水滴在不同的盛皿里出高低不同的声音相互迎合刹是好听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草莓视频深夜释放自己

  水滴在不同的盛皿里出高低不同的声音相互迎合刹是好听。但是此刻的苏丽雅可没心情听。她忙着收拾屋内的容易弄湿的东西:例如被子衣服之类。

  但是屋子落水的地方实在是太多让她折腾到月落西山才能休息。苏丽雅无力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同时也是整个屋子没有漏水的地方。但是本来可以放松身心的床已经被一个庞大的身躯给霸占了。苏丽雅嘴角微抽地望着那一脸好眠之人。自己忙活得半死他倒好自在开始帮忙点小忙就霸占她的床。看样子他是不会起来了。而且整间屋子除了这张床也没其他地方供他睡了。苏丽雅认命地脱去外衣身穿里衣爬上床。但是她现阿金居然将床给占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是不够她躺的。她有点怒地推着阿金。

  阿金睁开睡眼朦胧地黑眸迷糊地问道:“什么事啊?阿雅。”

  苏丽雅怒睁着美目不悦地道:“你占了正个床了。我不够睡了。”

  阿金本来想移到后面点但是却现已经到墙了。他索性一把将苏丽雅揽到怀中咕噜着:“这样就可以了。”

  苏丽雅有点后知后觉地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阿金身上传来的阳刚气息令她的悄脸微红。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异性如此亲密接触的她只觉得不自在想推开他。但是阿金的手臂却怎么也睁脱不开。最后她不得不放弃。

  苏丽雅抬手望着那俊美的睡脸实在有些惋惜这么个绝世帅哥居然是个傻瓜。这时困意袭来苏丽雅打了个哈欠跌入了梦乡。

  雨后的清晨在初生朝阳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生机勃勃。经过一夜雨水滋润的万物正积极地迎着阳光生长着。

  “啊--”阿金打了非常不文雅的哈欠有点迷茫地望着有点陌生的环境。本要起身的他却被手臂上的重量给阻止了。阿金疑惑地转过头望着那熟悉的容颜傻呵呵地直笑。阿雅阿雅他最喜欢阿雅了。虽然有时阿雅好凶好凶甚至还会对他露出拳头但是他知道阿雅只是吓吓他的阿雅是全天下对最好的人。呵呵。

  望着那安静的睡脸阿金顺从心中的渴望伸手摸着那娇嫩的肌肤。手划到了那娇艳欲滴地红唇阿金脑中不知觉地浮现出前几天看到隔壁的张大哥跟张嫂拥抱在一起张大哥还在吃张嫂嘴巴的那一幕。顿时阿金只觉得肚子开始打鼓觉得眼前的红唇如同上等的肉般正散着香味引诱着他。他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顺从心中的渴望将薄唇贴在红唇上。好软好香啊!甜美的滋味让他食不滋味的轻咬着红唇脑中还浮现出感慨:怪不得张大哥会咬那张嫂的嘴巴这么久原来味道如此的美味啊!

  本来还沉静在睡梦的苏丽雅被唇间的骚动给吵醒了。她睡眼朦胧地睁开美目只见阿金整张俊美非凡的脸大特写地出现在眼前。她的脑中出现了空白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她眨了眨美目以为阿金会消失但是却仍然在。唇间的压力在提醒她此刻的状况。她的初吻她保留了二十年的初吻居然就这样没了。

  终于恢复神志的苏丽雅马上推开身上的阿金一巴掌甩过去。

  “啪--”的一声在这宁静的清晨显得特别地响。

  阿金的黑眸开始溢上水雾而后委屈道:“阿雅坏好坏。无原无故的打我。”

  看着阿金脸上清晰的五指印听着阿金委屈的哭声苏丽雅心中涌现出内疚:她怎么会跟一个傻瓜计较呢?他连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但是这可是她的初吻。一个傻瓜居然夺走了她的初吻。一道灵光闪过苏丽雅眼带深沉地望着仍在哭泣的阿金。有件事情她必须搞清楚。不过在搞清楚这件事前她必须要让阿金停止哭泣。苏丽雅摸着那红红的俊脸道:“痛痛飞痛痛飞飞走。好了。痛痛已经飞走了。阿金就不会痛了。”

  阿金摸着脸疑惑地问道:“真得?”

  假的。这只是用来骗骗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不过阿金也可以归类到小孩一族。当然这些心底话苏丽雅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她温柔地笑道:“当然。你是不是觉得没那么痛了?”外伤一般随着时间的消逝而减轻疼痛。

  阿金再摸摸真得觉得没那么痛了傻笑道:“真的没那么痛了。阿雅好棒哦!摸摸再摸摸。”阿金再将俊脸凑过去。

  苏丽雅认命地继续摸着轻声问道:“阿金刚才你为何要吻我啊?”

猜你喜欢

终于到了那天下午皓月走进了我的房间

终于到了那天下午皓月走进了我的房间“朕遵守约定来了来吧怎么寻找快乐呢真的令朕很期待啊!!”“嗯那我想让皓月你在和我寻找快乐的时候放下皇上的身份可以吗?”看见他怔了怔“这有关系吗

2020-02-18

不过,没走几天的秦风真的后悔了。已经是吞天级的他不怕风吹雨打,也不怕吃斋念佛

不过,没走几天的秦风真的后悔了。已经是吞天级的他不怕风吹雨打,也不怕吃斋念佛。但是就是烦透了这唐僧的唠叨,“周星星同学太有才了,居然连唐僧是个巨罗嗦的人都知道。”秦风开始佩服起

2020-02-18

一直以来秦风的计划都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一直以来秦风的计划都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不过秦风每天还是到西湖去逛逛,就想去碰碰跟那青衣丫头在一起的白衣丽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秦风就是见不到白娘子一行,有时候几乎

2020-02-18

到时曹操、袁绍一处河南一处河北,二虎势不相下,早晚必有一场恶战。

到时曹操、袁绍一处河南一处河北,二虎势不相下,早晚必有一场恶战。此乃英雄用武之时也,将军若错过如此大好良机,蹉跎岁月,任髀肉横生,岂不可惜?”刘备道:“先生说的极是,如此该当如

2020-02-18

水滴在不同的盛皿里出高低不同的声音相互迎合刹是好听

水滴在不同的盛皿里出高低不同的声音相互迎合刹是好听。但是此刻的苏丽雅可没心情听。她忙着收拾屋内的容易弄湿的东西:例如被子衣服之类。但是屋子落水的地方实在是太多让她折腾到月落西山

2020-02-18